隨著AI、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在金融領域的落地以及第三方金融監管政策的逐步完善,以螞蟻金服等為代表的新興金融業態對傳統銀行業的第一輪沖擊已經告一段落,銀行業迎來了金融科技的下半場,科技、金融與社會和產業的深度融合時代即將到來。

近日,IDC中國未來金融論壇上發布了一份《中國銀行業IT解決方案市場份額,2018》報告,該報告顯示,文思海輝·金融位列中國銀行業IT解決方案整體市場主要廠商市場份額第一名,并在10個細分領域位居第一或前五,以絕對優勢連續第二年位列行業第一,持續領跑中國銀行業IT解決方案市場。

該報告稱,2018年中國銀行業IT解決方案市場的市場整體規模達到419.9億元人民幣,比2017年增長23.6%。IDC預測該市場2019到2023年的年均復合增長率為20.8%。到2023年,中國銀行業IT解決方案市場規模將達到1071.5億元人民幣。

在2019年的銀行IT市場,一面是市場總體規模的持續增長,另一方面則是互聯網科技巨頭系、傳統銀行IT服務廠商、銀行系科技公司、新銳創新公司以及傳統產品廠商等的競合關系將產生新的變局與重塑。

 

科技賦能金融的下半場,重塑金融服務3.0時代

“在開放生態里,我們正在面臨一個云的2.0時代,云的1.0是共享計算能力、網絡能力和存儲能力,以及SaaS軟件服務,而這些都不是銀行的剛需,銀行尚有能力營造自己的私有云和大數據平臺來自我應對。在云的2.0時代,我們需要共享的是數據服務,共享的是AI算法,共享的是應用和場景,以及專業的服務能力,開放共享已經成為一個不可逆的過程”,文思海輝·金融高級副總裁、金融事業群銀行解決方案事業部總經理況文川在演講時分享到。

“共享思維”的背后是新金融科技發展與銀行業深度融合的“金融科技下半場”的到來。在金融科技下半場中,技術賦能的2.0時代將逐漸過渡到銀行服務生態化的3.0時代,而在這一新的階段,金融科技公司對傳統然銀行的賦能已不是單一的科技賦能,而是以科技賦能為基礎,綜合場景流量、專業能力和資源特質的“生態賦能”,其參與者也在發生變化。

況文川認為,金融科技對銀行業的沖擊已經告一段落,作為應戰方的銀行科技在推動銀行業態的進化中,已展露出初步的頭部效應,并通過銀行業龐大體量的杠桿作用進入場景和生態,與新金融業態中的頭部玩家并駕齊驅。

總的來看,金融科技對傳統銀行的影響是一個由沖擊到融合的過程,在第一階段,表現為新興金融科技企業對傳統銀行業的沖擊和分食,而在下一階段,則是新金融科技與銀行業的深度融合、共生和反哺。2019年,隨著監管政策趨嚴及市場的反轉,金融科技對于金融行業重塑的第一階段已經完成。在科技賦能金融業的下半場,銀行和生態的深度融合成為變革的主要力量,金融服務業本身也隨之發生了很大變化,新的產業形態——金融“信息服務業”的信息服務特征日漸明顯。科技競爭、創新競爭、人才競爭、場景版圖爭奪、IP競爭、合作生態沖突以及運營機制、企業文化和治理結構的比拼,將呈現出合縱連橫、百舸爭流的精彩畫面。

當下,金融科技已經對銀行IT服務行業基本完成第一輪的重塑,形成了互聯網科技巨頭系、傳統服務商、傳統產品商、銀行系科技公司、新銳科技公司五強角逐競合的局面,面向全新的金融信息服務業,新價值鏈結構的復雜度和不確定性,決定了傳統的服務方式、合作模式乃至行業布局已經不能滿足行業發展的需要。

對金融科技對銀行IT服務行業的影響,有著多年金融從業經驗的況文川有自己的研判:“在變局與重塑之間,IT技術及其應用場景仍在迅速演進,銀行業務架構和技術架構正在急速演化,工程組織形式正在升級換代,而一些亟待解決的基礎技術問題已經迫近關鍵節點。從銀行來講,一方面需要快速大規模創新,同時又需要未雨綢繆降低成本;一方面需要開放融合,另一方面又需要做到自主可控;一方面需要外部服務和技術作為補充甚至是基礎,另一方面已經將對外科技賦能作為業務發展手段;這些目標之間存在天然的矛盾,甚至是不可調和的矛盾,這需要在自主開發擴容、服務和解決方案的引入以及生態擴展構建之間尋求平衡和妥協,難度很大。”

而對傳統銀行IT服務業而言,根據文思海輝的研究,頭部公司的行業集中度四年來持續下降,脆弱的行業格局本來就很容易被打破,伴隨著銀行系科技公司的紛紛成立,行業已經面臨拐點:銀行迅速提升自主研發比例、銀行科技自身進入銀行IT服務業以及銀行對IT服務效能和效率的更高要求,已經讓傳統乙方公司追求規模化發展的外包服務模式的弊端展露無疑,而選擇完全專業化發展路徑的IT公司則與經營目標尚未定型的銀行科技之間面臨不明確的競合前景,現階段銀行IT服務特別是應用服務中晦暗不明的知識產權問題也將在數年內出現引爆點。

面對迫在眉睫的生存問題,文思海輝·金融通過3.0服務模式為轉型中的金融信息服務行業提供了“金融下半場”中的生態化解決方案。一方面,針對場景端相對銀行系科技公司的天然弱勢,盡可能地通過規模化的精益運營來保證相對同業特別是銀行系科技公司的成本優勢,同時加大對基礎側軟件和平臺的研發力度,以形成“創新+成本+規模”的獨特價值;從另一方面,3.0時代的文思海輝·金融通過“解決方案+專業服務”的雙輪驅動模式實現與銀行科技創新需求間的整合,并從設計、實施和運維擴展到咨詢、運營、流量、數據服務等全價值領域,通過規模優勢、專業運營、內外部協作和快速復制能力,構成完整的服務生態,從而對銀行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效率賦能,并融入到銀行對外服務的B2B2X生態圈中。

最新的IDC Ranking排名結果顯示,文思海輝·金融以10個細分領域第一或前五的絕對優勢,領跑中國銀行業IT解決方案市場。其中,在市場份額上,文思海輝·金融以4.9%的份額位列第一,在支付與清算系統、商業智能、呼叫中心/電話銀行、客戶關系管理、風險管理方案等細分領域也同樣排名行業第一。

在筆者看來,文思海輝·金融之所以能持續領跑行業在于其對行業發展脈搏的準確把握及其綜合均衡的運營特點。在科技賦能金融業的下半場中,服務生態的3.0時代為文思海輝·金融帶來了技術賦能與效率賦能的雙重優勢,同時以自身的專業素質充分滿足銀行等金融機構的賦能需求,并參與到銀行科技的對外賦能生態圈中,以達成在行業服務生態3.0時代自我定位和價值的重塑。

 

AI+大數據打造金融智能,核心技術自主可控的Plan B

在“金融科技下半場”。科技驅動替代流量驅動成為行業變革的最主要特征,大數據、云計算、AI、移動互聯等技術在金融業的深度落地以及金融業的持續數字化,交織著基礎技術以及科技產業鏈的不確定性,使得金融信息服務業的各路玩家都面臨新的競爭和挑戰。將大數據、云計算和AI作為運營基礎設施的新金融,在客戶觸達、業務轉化以及風控等方面具有先天優勢。

維克托•邁爾•舍恩伯格(Viktor Mayer-Schönberger)博士在其所著的《大數據時代》(原名:Big Data:A Revolution That Will Transform How We Live, Work, and Think)一書中寫道:“人類從依靠自身判斷做決定到依靠數據做決定的轉變,也是大數據做出的最大貢獻之一。他們(統計學家和數據分析家)的判斷建立在相關關系的基礎上,沒有受到偏見和成見的影響。”

大數據對于金融行業的重要意義在于,在客觀的數據分析之下,無需對復雜的金融行為數據本身“刨根問底”,在數據科學家對數據的相關關系做出研判并得出規律的情況下可以對其進行直接應用,因而,不僅在風控領域,大數據的應用對于精準營銷、智慧銀行和服務自動化等領域也迫切需要大數據技術的“效率賦能”。

“銀行建了那么多年數據倉庫,已經積累了比較多的基礎數據、數據渠道和應用嘗試,這時候可以開始做大數據的一些深化應用,但在實際的應用層面上,大部分銀行做得并不夠,而且在這個階段,銀行可能會更加明白自己經營的是數據,銀行信息服務業的核心就是經營數據。”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況文川分享了自己對行業的思考。“經過長時間的數據積累,在AI技術實際上也有了多年嘗試的基礎上,我們可以看到,持續量變所積累的質變會在這幾年體現出來”。

事實上,也正是基于這樣的思考,文思海輝·金融的數字化解決方案帶有明顯的AI+數據烙印。

在打造金融營銷和風控智能方面,文思海輝·金融一方面致力于自動化的機器學習算法模型和算力的建設,另一方面則避免唯算法論、對自動化機器學習的迷信以及對AI不切實際的期待,而是結合基于專家知識的場景再現和設計,降低了對AI訓練數據的過度依賴,以實現較為經濟可行、更為快捷的營銷和風控智能化。為此,文思海輝·金融加強了數據中臺的研發投入,特別是數據應用服務層面的投入,幫助對銀行進行技術上的賦能;以AI+大數據技術為核心,聚焦于NLP對話交互平臺、自動+半自動建模、圖像識別專題應用以及流程自動化四個主要應用領域,擴展場景應用,如智能客服、智能外呼、智能催收、機器人路由、智能合規、智能助手、智能廳堂、量化交易策略、會計核算、精準營銷、實時反欺詐、競品監控分析、自動抵押物價值監控、單據智能識別、自動化測試和AI數據模型測試等等,從而幫助銀行業兌現AI及大數據基礎設施化后的應用價值。

在經營端,均衡的業務構成以及大規模的客戶服務基礎構成了文思海輝·金融的“基本面”,另一方面,對優勢解決方案以及研發的規模化投入構成了文思海輝·金融的“隱性”競爭實力,為其未來業務的增長打下了技術基礎和業務基礎。

在技術端,文思海輝·金融在自動化建模與訓練、金融對話平臺、專業知識圖譜等核心技術上投入大量的資源實現關鍵技術和主導場景的自研,在著眼應用場景投入的同時,高度注重專業領域底層技術的研發投入,在技術的短期價值與長期價值中達成均衡,在近期盈利和長期經營安全性上達成均衡。

正如上提及,這場銀行業的新金融科技變革中,也同樣存在著技術安全需求。在技術上,金融行業的安全性、持續性需求對技術的穩定程度以及技術本身的安全性有著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除了技術本身的安全性之外,自主可控的“安全性”也是重要的考量之一。

中興、華為事件發生后,關鍵技術節點自主可控的重要性凸顯,銀行業普遍需要B計劃的自主可控,以防范未知的風險。

“以銀行交易系統的主機下移、X86化為例,文思海輝以及一些科技巨頭廠商在分布式微服務架構PaaS層面已經實現了自研,交易中間件的問題基本得以解決。但國內真正投產運行中的支撐巨大交易量的銀行核心應用,絕大部分仍在采用傳統的上一代商業數據庫,新一代的分布式或開源路線數據庫廠商這幾年到了交答卷的關鍵時候,這也是整個行業正在期待的一個關鍵節點。在這個節點難題被攻克之前,我們現在還需要通過一些特殊的應用策略或PaaS功能來繞過一些本該數據庫解決的問題,這本身就是一種成本。同時這也說明,整個產業鏈的合作以及對研發、對知識產權的尊重是非常重要的,其中,銀行自身以及監管機構的配合也是產業鏈中的重要一環”,況文川表示。

在參與銀行業的Plan B方面,文思海輝·金融有著自己的規劃。一方面,基于電商、互聯網、電子政務、5G、創投和大規模制造在中國的特有應用優勢和成本優勢,云計算、AI、大數據等技術在中國位于一個長期的特殊風口,這給了科技巨頭、新銳創業公司以及文思海輝這類大型綜合性服務公司提供了更多機會,投入研發側重于場景應用但可能局部領先的金融技術,并在這個過程中逐步接近基礎技術領域。另一方面,由于全球技術產業鏈已經進入時斷時續的狀態,切切實實的供貨短缺導致的項目延期,已經逼迫中國的一些公司,包括文思海輝,在更大規模上、更為緊迫地投資于更為基礎的技術、工具和平臺的研發。況文川透露文思海輝金融為此至少增加了40%的研發預算,“短期內增加了國內企業的利潤壓力,但長期而言,我們相信開放、合作仍是主流方向,這個陣痛的過程為中國企業未來以更好的姿態參與全球技術創新產業鏈,從人口紅利驅動向技術驅動轉型提供了很大的幫助。在這個過程中,公司內關于研發的認識也更統一了,一些久拖不決的研發投入也終于下了決心”。

 

“開放銀行”的本質是金融服務3.0時代的具象化

從國內外銀行業的發展趨勢來看,新金融科技對銀行業的融合也是“開放銀行”的大勢所趨。開放銀行(Open Banking)是一種開放化的銀行業商業模式,通過與第三方商業場景、第三方開發者、金融科技公司、供應商等其他合作伙伴共享場景、流量、內容、數據服務、算法、交易、流程及其他業務功能,重構金融生態系統,從而創造出新的價值。

“開放銀行主要指銀行通過自建或嵌入等方式與第三方平臺進行能力交互和數據共享,在技術呈現形態上表現為API、SDK、H5、APP等手段,最終目的是形成融入場景、建設生態的銀行服務新模式。”況文川對媒體表示。

況文川談到他的擔憂,“現在開放銀行和中臺戰略基本上成了行業最時髦的名詞。就開放銀行而言,它不是一個簡單的Open API平臺的搭建,它是一種全新的生態建設,是銀行服務業走向銀行信息服務業的一個蝶變的過程。如果行業只是一窩蜂地上了上百個開放銀行平臺,這難免重蹈早幾年搭建了上百個直銷銀行而今天還在討論如何定位直銷銀行和手機銀行APP關系的覆轍”。

無論是開放銀行還是“開放共享”,最終是需要通過服務去落地,這里的服務有兩層含義,一是銀行對客戶、對生態場景的服務,二是金融科技公司對銀行的新金融技術賦能。在新金融科技的加持下,銀行對客戶服務將會更加場景化、智能化、個性化、數據化,而實現銀行業全鏈路數字化的基本途徑則是新金融技術能力的建設和賦能。

因而,開放銀行實際上是技術與服務雙核驅動下,銀行業在效率導向下自我革新的需要,從本質上來講,開放銀行也是金融服務3.0時代下銀行內部技術、規則等多維調整的具象化。無論是開放銀行還是生態賦能,歸根到底還是在用戶價值導向下傳統銀行的一次升級和進化。

“價值就是圍繞場景金融所需的復合價值,提升我們的服務能力、擴展我們的服務內容;質量不僅僅是服務的質量,還包括公司的經營質量,而不完全是規模的增長,在一次性技術服務的價值占比不斷降低的時候,開放銀行各參與方持續的投入也是價值的重要一環;均衡則是在創新、服務、客戶等不同的領域(如市場選擇、解決方案領域、前瞻性研究、客戶類型)等方面去做一些均衡,這樣的均衡有助于綜合價值的創造”。況文川對媒體表示。

在文思海輝·金融AI+大數據+金融服務生態的全方位賦能下,實現客戶價值的核心在于其對銀行以及金融機構的“技術生態賦能”。而事實上,在這一過程中,文思海輝·金融也面臨著諸多來自行業、技術以及內部轉型等多方面的挑戰。

雷·庫茲韋爾在《奇點臨近》一書中有著這樣的觀點:“人們往往高估短期內能夠達到的目標而卻容易低估那些需要較長時間才能達到的目標。”

在技術的規劃和投入上,既需要對現實需求的滿足,也需要做前瞻性技術投入的規劃,而均衡的意義則在于技術創新、當下業務以及前瞻性研究等方面的“均衡態勢”,從技術的價值上來講,則是技術的長期價值與短期價值的取舍問題。從企業的經營而言,則是區分保留好的傳統基因,引入新的經營基因所面臨的痛苦抉擇。

在金融行業不斷發生變化的同時,企業需要更加準確地研判行業以及業務發展趨勢,在開放銀行的大趨勢下,金融企業更需要綜合能力,在這樣的背景下,如何從開發服務、一體化解決方案的服務商逐步轉變為整體投產服務、咨詢服務、數據服務、中介服務和運營服務為一體的綜合型金融科技服務企業,適應多樣化的價值鏈形勢,則是時代浪潮下,文思海輝·金融面臨的一次重大挑戰。

金融業的這場科技變革本質上是一次技術驅動下對行業整體的一次數據化、AI化的產業鏈重構,在數據以及AI加持下,傳統金融業的效率將會極大提升。作為國內銀行IT解決方案的引導者,在AI以及大數據浪潮中,文思海輝·金融也將開啟新銀行業態與AI科技金融的全新時代。

 

尾聲:

以AI+大數據技術為基礎的新金融科技引發的這場銀行業的變革才剛剛拉開序幕,隨著AI大數據技術在金融領域應用場景的擴展,未來更多應用層面的技術將在多種場景下實現落地,于此同時,在新金融技術賦能下的銀行將迎來以AI與大數據為核心的徹底的數字化進化。在這一場由技術驅動的金融革命下,也同樣蘊含著無限的機遇與挑戰。